北和美秀新闻网>财经>华安证券深陷10亿资管违约风波 上半年计提减值1.2亿

华安证券深陷10亿资管违约风波 上半年计提减值1.2亿

2019-10-17 00:59:47 | 作者:匿名
阅读量:2443

摘要:

华安证券起诉债务人顺威控股最大股东蒋久明违反其资产管理计划,涉及金额9.25亿元。法院命令债务人蒋九明偿还融资本金、利息、违约金及相应的诉讼费用。然而,最终结果出来后,蒋九明再也没有还清华安证券的债务。最近,这一案件取得了新的进展。

蒋九明将拍卖3000万股

今天晚上,华安证券发布通知称,该公司最近收到《合肥铁路运输法院强制执行裁决》,裁定拍卖遗嘱执行人蒋九明持有的3000万股顺威股份。

顺威公司是中国最早从事弱电供气系统制造的企业。值得注意的是,根据顺威股份的持股情况,截至目前,江久明是顺威股份的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持有公司1.99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7.69%。公司第二大股东是西利基金-中国建设银行-西利收益第一资产管理计划,持股比例为25.06%。另一方面,司法拍卖持有的江久明股份占公司股份的15.05%,占公司总股本的4.17%。换句话说,如果股份拍卖成功,蒋九明将失去孙威股份最大股东的地位。

孙威股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指出,如果蒋九明所持3000万股的拍卖完成,公司的最大股东将发生变化。当时,公司是否有实际的控制人需要根据拍卖股份的比例来确定。

到目前为止,姜九明在顺威持有的1.99亿股股票中,有1.98亿股处于司法冻结状态。这些股份的司法冻结均与质押证券回购纠纷有关,质权人为华安证券。

违反资产管理计划

事情将从2016年开始。2016年8月,华安证券作为“华安融资安兴23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的经理,代表“安兴23号”与蒋九明签署了“华安融资安兴23号定向资产管理合同”和“华安证券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回购交易业务协议”。

2016年8月5日,根据回购协议及股票质押回购相关业务规则,江久明向华安证券(代表“安兴23”)质押1.53亿顺路股份,募集8.35亿元,初始交易日约定为2016年8月5日,回购交易日为2017年8月3日,回购利率为5.87%;双方同意蒋九明每季度支付一次利息。每个季度末的第20天是结息日。蒋九明应在结息日的第二天支付当期利息,并在到期日支付最后一次利息。逾期视为违约,违约责任也已约定。此外,回购协议还规定,如有协商不成的争议,由公司所在地的管辖法院通过诉讼解决。

截至2017年6月20日,蒋九明华安证券(代表“安兴23”)共支付利息4342.3万元,此后不再支付利息。2017年8月3日,华安证券要求江久明根据回购协议中的约定和客户的指示回购股份,到期支付相应的融资本息。然而,蒋九明未能履行协议规定的义务构成了严重违约。

事实上,在蒋九明于2017年6月20日支付利息后,孙威的股价开始暴涨。2017年6月29日早盘,顺威股票以每股17.75元的统一价格开盘,但股价在6月30日上午10点30分左右突然遭遇悬崖般的涨停,在6月30日上午开盘之前,顺威股票暂时停牌,随后停牌6个月。在向公众发布的暂停重大问题交易的公告中,顺威股份表示正计划收购资产,其外资方向与塑料产品产业链相关。它是以现金购买的,估计交易金额为2亿至3亿元。2018年1月16日,该公司恢复交易,并连续7天收于该限额。

随后,顺威的股票开始遭受“滑铁卢”。截至今日收盘,新威股价收于3.31元/股,较2017年6月29日的15.98元/股下跌79.3%。

2018年1月19日,华安证券向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指控被告蒋九明违反《华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回购交易协议》,要求法院责令其偿还本金8.35亿元、利息8948.77亿元,外加诉讼费等费用。此次华安证券向蒋九明索要的金额高达9.25亿元。此外,华安证券还要求其有权对被告蒋九明质押的1.53亿股顺威股份进行折价,或对质押股份的拍卖或出售所得及127.5万元现金股利享有优先受偿权。

为了收回融资融券的债权,华安证券于2018年1月强制清算蒋九明持有的719万顺威股份。收盘数量为719万股,平均收盘价为每股6.89元。然而,姜九明作为顺威股份的大股东,在得知质押股份将被华安证券强制清算时,并未采取任何措施,也未在上述股份强制清算前15个交易日提前披露减持计划。因此,他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开谴责。

同年7月27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下达判决,命令蒋九明偿还融资本金、利息、违约金及相应的诉讼费用。蒋九明拒绝接受判决,并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2018年12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最高人民法院第1207号终审判决(2018年),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然而,最终结果出来后,蒋九明再也没有还清华安证券的债务。今年9月9日晚,顺威股份宣布江久明未履行民事判决中规定的义务。合肥铁路运输法院根据规定做出了新的裁决,江久明的3000万股顺威股份将被拍卖。

涉嫌操纵证券市场

蒋九明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1亿元罚款。

说起姜九明,他曾经是资本市场上的名人,现在因涉嫌证券操纵案而入狱。2017年11月1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受理了由上海市公安局移送审查起诉的黄国海、文希堂、蒋久明、何书华、梅林昭案件。

根据公开信息,涉嫌操纵证券和期货市场的五人中有三人(文希堂、姜九明和黄国海)与顺威股份有关联。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江久明持有公司29%的股份,成为最大股东。事实上,早在2016年4月底,当时的顺路股份控股股东翔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者顺路国际就分别与西方利润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蒋九明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当时蒋九明接受了上述29%的股份。

顺威在2018年1月的公告中表示,涉及文希堂、姜久明和黄国海的案件仍在受理中,公司无法确定涉嫌操纵的证券是否与公司有关。但是,公司将继续关注案件进展,督促相关股东配合公司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2018年1月17日,顺威股份被公司最大股东蒋九明确认,他本人并未因刑事强制措施而被拘留或逮捕。

然而,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同年12月22日,顺威公司宣布,最近收到了最大股东姜九明联系人的“逮捕通知”(Note of Track),姜九明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拘留。同时,据了解,文希堂和蒋九明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刑。文希堂被判6年有期徒刑,罚款2亿元,蒋九明被判4年有期徒刑,罚款1亿元。

华安证券今年上半年计提减值准备1.23亿元

虽然股票质押风险得到有效控制,但今年上半年仍有部分证券公司将资产减值纳入半年度报告。据统计,今年上半年,13家证券公司计提资产减值准备25.54亿元,光大、天丰、山西等多家证券公司在最近一个会计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超过公司经审计净利润的10%。

根据半年度报告,华安证券今年上半年共计提各类资产减值准备1.23亿元,使2019年1月至6月净利润减少9246.05万元。

在华安证券所有资产减值中,买入和卖出的金融资产减值最高,达到8938.95万元。事实上,华安证券买卖金融资产的减值主要是股票质押业务的减值。根据相关会计政策,采用预期信用损失法计提1,196,100元资产减值准备用于股票质押回购交易。个别减值项目涉及的质押股份为港泰控股股份。

华安证券表示,股票质押回购合同的本金为2.22亿元。回购期内,基础证券港泰控股公司股价持续下跌,跌破140%的最低履约保证率(即收盘线),跌破收盘线后未能及时补足质押构成违约。根据公司相关会计政策,本次股权质押回购为单笔金额较大的金融资产,应单独进行减值测试。经计算,减值准备自2019年1月至6月计提。8819.3万元。

(编辑:赵金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