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和美秀新闻网>文化>故事:允许陌生人查十条朋友圈

故事:允许陌生人查十条朋友圈

2019-11-15 16:23:45 | 作者:匿名
阅读量:857

摘要: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静静静静静静静我跟晓诗说,我习惯每晚睡觉前刷一遍朋友圈。我与飘飘相恋四年,于三年前沦为陌路人。她早已把我删了,但设置了对陌生人开放十条朋友圈。我有时候自恋的认为,她这是故意为我

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安静,安静,安静,安静

(1)

我告诉小石,我过去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刷朋友圈。萧石点点头,关掉她床边的灯,背对着我躺下。

我没有骗她。我过去常常在睡觉前刷一次我的朋友圈,但我只刷我飘动的朋友圈。

我爱上飘飘达四年之久,三年前变成了一个陌生人。她已经删除了我,但是建立了十个对陌生人开放的朋友圈子。

我有时自恋地想,她这是故意为我设置的,她猜想我会在她不知道的角落窥视她的生活,所以她的朋友圈越来越广为人知。

在过去的两年里,她似乎过得很愉快,旅行、吃饭、约会和惊喜。由于我的离开,她的世界似乎变得非常活跃。

不,没有改变,但恢复了。

七年前,积极追求我的是飘飘欲仙,但她带着灿烂的笑容把我从人生中最低谷和最无助的日子里带了出来。

然而,三年前我抛弃了她,但她并不知道。也许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的心已经爱上她了,我非常爱她。

在飘飘的眼里,我是一个忘恩负义的渣男。和她在一起四年后,我和小施分手不到三个月就拿到了证书。

我仍然记得当小施高调公布她的结婚证时,她歇斯底里地在电话的另一端对我咆哮。我在想,如果我现在站在她面前,她肯定会把我撕碎。

三年前,我和飘飘分手了,没有任何误会或欺骗。只是每个人都累了,但她认为我至少会为她守寡三到五年。我没想到我会在三个月后开始新的生活。

她可能对我们的关系抱有一线希望,或者觉得我玷污了她的感情。简而言之,当时她非常恨我。

也许这就是男女之间的区别。男人总是倾向于理性。当榴莲和我在这段关系中挣扎了很长时间,看不到方向时,我知道我们注定要失败。

我在不同地方的家人让我远离飘动。我们都有自己喜欢的工作,在不同的城市都有很好的发展前景。

当然,我也想过为她放弃我的工作。毕竟,在工作和飘动之间,飘动尤其重要。

然而,我的家庭背景让我绝望。我是一名来自偏远山村的大学生。虽然我现在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就,但是我们的人民去爬山就像出国一样。

可飘飘爷爷是电力局的退休干部,月薪比我高,他爸爸是三级医院的副院长,妈妈是大学教授。因此,在这样一个家庭面前,我唯一的一点点骄傲被压成碎片。

虽然她的父母不像他们在电视上那样冷漠地对待我们可怜的孩子,而且飘飘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我们的感情,但有时男人的压力真的与别人无关。

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勇气辞掉目前唯一比她好的工作。我只剩下这份工作。我做了多少个午夜梦,梦见我必须去她的城市找她一个人,然后所有的人都嘲笑这只数千英里外的小牛奶狗,去寻求支持。

每当午夜醒来,我就一直睡到天亮,一个接一个绝望。

我也不敢期望飘飘为了我、她的生活、她的圈子甚至她的家庭而放弃她的工作。她去的不是爱,而是牺牲,我舍不得。

笛瑞儿也应该感到失望,所以在我一次又一次地逼着辞职后,她终于生气了,我也终于分手了。

在飘飘的眼里,我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渣男,不在乎旧情。对我来说,飘飘和小石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会照顾小石一辈子,但它会飘动,让我献出我的生命。

我不知道飘动是在生我的气,还是她真的生活得和朋友一样好,但我真的希望是后者。

看到她和她的新男友去了我们多次说过要一起去的城市,我非常感动和难过。

当我看到她报名参加烘焙班,为他做了一个又大又可爱的机器猫蛋糕时,我非常羡慕又有点嫉妒。

看到他为了取悦她而做出许多令人惊讶的事情,我很欣慰,但也充满了忧郁。

我想我会在角落里偷偷窥探她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停止更新。

(2)

在跳动的秒表的第三天,我坐不住了。我几乎每五分钟就去刷一次她的朋友圈,无数的猜测涌入我的脑海。

她有没有发现我在监视她的朋友圈,或者她换成了微信?她遇到了困难还是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在那些日子里,我,失眠的小石,很体贴,给我做了一杯热牛奶。喝完牛奶,我和小石躺在床上。她突然问我,“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你为什么要嫁给我?”

我的脑海里仍在想着飘动的朋友圈的暂停。她有一阵子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然而,她似乎也不急于得到答案。她翻了个身,关掉身边的灯,温柔地告诉我:“刷完朋友圈后早点睡觉已经很晚了。”

“别刷牙了,我睡着了。”

当我这么说的时候,我也关掉了我身边的台灯。黑暗突然笼罩了整个房间。我从后面抱住了萧石,在黑暗中摸索着她的手,紧紧地握着它。

我为什么要娶她?因为当我处于最低谷和最无助的时候,她像飘动的翅膀一样给我带来了温暖和希望。我仍然记得那天晚上,当我和飘飘分手的时候,我疯狂地在体育场跑来跑去,脸色苍白,无法停下来。

因为我知道一旦我停止,我左胸那跳动的心脏就会死去,很难活下去。

小石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跑得这么拼命,像逃跑一样。

我告诉她我没有逃跑,而是做了比逃跑更绝望的事情。

凌晨3点,我惊醒了。我拿起手机,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我又一次浏览了一圈飘动的朋友,但还是一无所获。

我把手机扔在沙发上,走到阳台,点燃一支烟。我看着玻璃上自己的影子。我颓废而孤独,就像一个失去灵魂的人。

抽完烟后,我做了一个大胆而不恰当的决定。我要去S市找飘飘。

我对自己说,我会从远处看着她,只是要确保她身体健康。因为我一开始就决定离开,所以我永远不会和她一起复活。自从我和小石结婚后,我将对她负责一辈子。

第二天,我对小石感到恐慌。我说我会去S市旅行。小石放下碗和筷子,让我在收拾行李的时候去几天。

我说,“三到五天,也许没那么长。”

是的,真的没用多长时间,我就是不能放心,只想从远处看她,确保她没事。

(3)

当我到达S市时,已经是下午5点左右了,我想是时候离开工作一会儿了,来到她的公司楼下,找到一个不显眼的座位等她离开工作。但是我直到晚上9点以后才见到她。

我乘另一辆出租车去了她公寓的楼下。和以前一样,每次我想她,我都会来到这里,从下到上数数,数到第十一扇门,然后我会数到她家的窗户。然后我会看着窗户上的灯忽明忽暗,然后我会转身回家。

我在她家楼下等了12点多,但是窗户里的灯一直没有亮。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从我心底蔓延开来。我在我的朋友圈里找不到她,在她的城市里也找不到她。

就在我正要停下车去酒店住宿的时候,一个人慢慢地走下了出租车,这个人我还记得。

四只眼睛对着对方,我们都愣了一会儿,直到司机尽力按喇叭,不耐烦地问我要不要去,然后我得到一个木讷的回答,没有去。

司机猛踩油门,开走了。我不得不下意识地伸手拉她回来,以免她被车碰着。

我已经三年没见她了。她几乎没变。她只是瘦了。她脸上的乳脂已经褪去,下巴也更尖了。根据公众审美,它看起来更迷人和漂亮,但我仍然喜欢她以前的样子。

"我来这里出差是为了见你。"

我对两个女人撒了同样的谎。

她用如此复杂的眼神看着我,突然笑了起来。空气中漂浮着小梨涡,笑起来很开心,但是在这样的夜晚,她突然绝望的大笑让我觉得很奇怪。

她笑得越多,变得越放肆,哭得越厉害。我以前从未见过如此飘动。这些天坐立不安是有原因的。她一定出事了。她一定出事了。

我抓住她的手说,“飘飘,告诉我,有什么不对吗?”

“你放开我!”她甩开我的手,狠狠地瞪着我:“都是因为你。你毁了我一次还不够吗?第二次毁灭我!”

那时,我只觉得我的血在沸腾,全身在燃烧。一种不祥的预感出现了。她说什么,我毁了她?它被摧毁了两次!天啊,我做了什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先调整我的情绪,并试图平息她的情绪。但当我走近她一小步时,她后退了几步,故意与我保持一定距离。

她突然又摇摇头,一张苍白的小脸挂着泪水和绝望,仿佛在对我说,仿佛在对自己说。

她说,“不,是因为我。都是我的错,我的罪。”

之后,她转身消失在夜色中。我想追她,但她说如果我再跟着她,她会死的。

(4)

到达酒店后,我刚给手机充电,但未接来电和微信信息蜂拥而至,都是来自小石。现在快凌晨两点了,我怕打扰她,只给她发了一个微信。

显然,她还没睡,她回到了我的微信。我觉得有点内疚,但这种内疚不值得大惊小怪。我满脑子都是她的眼泪,她说我毁了她。

我劝小石早点睡觉,并告诉她我可能两天后才回来,因为我必须弄清楚飘动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早上,我不再冲出大楼。她看到我一愣,眼里闪过一丝疏远,但她的情绪显然稳定多了。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没有任何意思。我只是不信任你。”

就在这时,汽笛响起,一辆红色凯迪拉克停在他身后。

窗户慢慢地摇了下来,我看见一张熟悉的脸,白色的声音,飘动的女朋友。那年我离开飘飘之后,她发出了一个猎杀令要杀了我。

认出我后,她的表情可以说变化很快,先是惊讶,然后是愤怒,然后是无助。最后,她淡淡地说,“不公正,不公正,我无话可说。”

飘飘不语,打开门坐了进去,我忙着打开后面的门,脸颊也坐了进去。

“啊,你就是这样一个人!”

“好吧,别担心他!”飘飘打断了她:“走吧,快点。”

阮印青透过后视镜狠狠地看了我一眼。我内疚地低下了头。此时,车上除了音乐,没有人交流。

大约半小时后,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当我们下车时,我看到了三个字“拘留中心”,我的心跳莫名其妙地快。

阮印青说了几句就走了进去,扑腾着一脸恐惧地往里面看,这时接近中午了,太阳已经满了,我过去拉她,想把她拉到树荫下。

她挣脱了我的手:“不,我会在这里等他。”

“你在等谁?谁在里面?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看着吧。”

她回答了不相关的问题,但仍然无意回答。

在这邪恶的阳光下,我就是这样和她站在一起的。她过去害怕阳光照射,但现在她不顾后果地把自己暴露在阳光下,像自虐,更像赎罪。

半个多小时后,阮印青走了出来,翻了翻白眼,看上去无言以对。

“许凯拒绝见我!”她发誓说:“皇帝的确没有急着死于太监。人们想要见律师。还好他仍然拒绝见我!这真让我恼火!”

许凯?许凯是飘动的男朋友吗?我记得飘动着为他做的哆啦a梦蛋糕上写着“凯”这个词。

我转过头,看到飘飘已经泪流满面,大珠子争先恐后地爬过她的脸和我的心脏。

“我发现他内心的态度很不好,所以我拒绝说话或见我。如果他再这样做,我们谁也救不了他。”

“他责怪我,是我干的!”波突然抓住阮印青的手,恳求道:“印青,我求你,求你,求你帮帮他。”

阮印青叹了口气,打了几个电话。她脸色变得明朗起来,挂了电话。她对飘飘说,“我联系了一个哥哥,他有一个朋友是警察。如果你有任何问题,我会请他把它们带给许凯。也许许凯会改变主意。”

榴莲沉默了一会儿,只说了七个字:“丈夫,我想回家。”

果然,十分钟后,阮印青接到一个电话,许凯愿意见她。

(5)

她喜极而泣,直到阮印青消失在门后。她擦了擦眼泪,转向我说,“你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吗?我会告诉你一切。”

事实证明,罪魁祸首仍然是允许陌生人看到的十大朋友圈。这十个圈子的朋友确实是我派来的,但他们是应小石的要求派来的。

七年前,在我离开飘飘之后,我很沮丧。我整天像一具行尸走肉。我无法振作精神去做任何事。直到有一天,我偶然发现,虽然飘飘删除了我,我仍然可以看到她的最新发展。灰色世界似乎立刻有了一些颜色。

小石看到后,主动联系了飘飘,并要求飘飘继续发送,让更多的好朋友和快乐的朋友来安慰我。

五天前,许凯向飘飘求婚。提议成功后,聚会聚在一起庆祝。

兴奋过后,飘飘本能地想送一圈朋友,但突然她想起了什么。她没有再发一圈朋友,而是给小施发了一条短信。她说:“小师姐,我同意徐凯的提议。我认为我们应该好好开始新生活。我不会故意送那些朋友圈。我决定全心全意地对待许凯,希望你能开心。”

后来,飘飘去了洗手间。当小施回短信时,徐凯正拿着手机,立刻看到了短信。

小石的短信是:谢谢你在过去三年里的辛勤工作,祝你幸福。

许凯顿时惊呆了。他绝望地挡住了扑腾在女厕所外面的人群,红着眼睛问她:“我问你为什么喜欢送那些示爱的朋友。你说你想录下我们之间所有的好事情。因此,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一直尽力对你好,绞尽脑汁想让你大吃一惊,只是想看看你的朋友圈透露出的那种小小的快乐。”

他说这话时,用拳头砸向墙壁,咬牙切齿。“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对其他男人的善意。我是个大笑话!”

说到这里,他不顾人群的阻碍,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开车走了。

同一天晚上,他撞上了一个正在街角骑电动自行车的叔叔,因为叔叔受了重伤,昏了过去。许凯又喝醉了,所以他很快被送到拘留中心。

(6)

听完整个故事后,我久久不能回想起来了。有太多的东西要消化。

“陵阳,你看,我们错了。命运已经结束了。我们不应该强迫别人为我们付钱。”

她突然张开双臂拥抱了我。她靠在我的肩膀上,低声说道:“那时你欠我一个拥抱。现在,我们清楚了。”

我想起了七年前她告诉我这件事的那一天,她背对着天空和大海汇合的大海,穿着一件明亮的黄色连衣裙,就像太阳落在地上,明亮地照耀着。

她像朵花一样对我微笑,可爱的小酒窝荡漾在嘴角,我只是看起来醉了。

她说:“凌洋,我喜欢你。如果你也喜欢我,拥抱我!”

我喜欢她吗?我当然喜欢,但是那天我没有拥抱她,因为我觉得自己像个梦,太不真实了。我害怕她像阳光下的气泡,当我触摸她时,她就消失了。

后来,后来,直到分手,她一直说,“凌洋,你还欠我一个拥抱。”

阮印青出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12点了,飘飘坚持要立即去医院咨询受害人,并取得受害人出具的谅解书,因为只有在受害人的谅解下,许凯才能保释候审。

她说:“徐凯对食物很挑剔,她肯定不习惯里面的食物。”

阮印青拍拍她的背:“是的,是的,徐凯不习惯,我甚至不能吃你最好的朋友。”

毕竟,阮印青第一次带我们去医院看望受害者。受害者应对逆行负责。此外,我们真诚的态度和积极的赔偿将不再调查。

阮印青出院后,不得不先离开,回去整理材料,准备为徐凯申请保释。当她离开时,她看了我一眼,动了动嘴,但她毕竟什么也没说。

“好吧,你应该回去,小施还在等你。”

“你呢?”

"我在等许凯,等他一起回家."

"那记得站在阴凉处等着!"

她“扑哧”一笑,就像七年前一样,她的眼睛看起来像星星,闪闪发光。

飞机起飞前一分钟,我给飘飘发了一条短信:祝你婚礼快乐,永远幸福。

发出后,我删除了她所有的联系信息,关掉它,飞机慢慢地飞向空中。我贪婪地看着离我越来越远的S城,想把它刻在我的脑海里,因为我这辈子再也不会来了。

当小石在机场接我的时候,他的脸上洋溢着难以形容的喜悦,因为在起飞前,我还送了一圈朋友:我很幸运有一个妻子。

伴随着我和小石的照片,这是三年来我第一次公开洒狗粮,这一直受到无数人的称赞。

半个月后,我接到阮印青的电话,他告诉我许凯已经被保释,预计将被判缓刑。我取笑她:“这怎么可能只是希望呢?以你的技能,你应该确保!”

“许凯说,不勉强,他想进去两年,顺便测试一下飘飘是否真的忠诚!”

“她一定是。”

阮印青沉默了一会儿,附和道:“是的,她一定是。”

最后,她补充道:“她也是,但你不够勇敢。”

我记得我去S市的前一天晚上,小石问我为什么要娶她。我非常想告诉她,让我的良心好受些。

七年前,和飘飘分手的那晚,我绕着体育场疯狂得奔跑。因为满脑子都是飘飘,一时不小心撞到一个花膀子的小混混,他一把拉着我要求我道歉,那个时候的我如行尸走肉一般,只觉得他在我耳畔一直叫嚣,一直叫

江苏11选5开奖结果 澳门葡京 gd视讯厅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